当前位置:大陆旅游景点 > 弹道有痕

弹道有痕

  初夏,松辽腹地某射击场,坦克卷起烟尘呼啸而过,霎时,4发炮弹应声出膛。

  初夏,松辽腹地某射击场,坦克卷起烟尘呼啸而过,霎时,4发炮弹应声出膛。

  “1号车1分33秒,射手许庆华,4发全部命中,优秀!”坦克电台里传来指挥员稍带兴奋的报靶声。

  坦克急驶而过,漂亮地转弯,停下。一个灵巧的身影闪出炮塔,从容且坚定。作为第78集团军某旅坦克分队训练尖子的许庆华,打出这样的成绩在意料之中,尽管这是他第一次在坦克接近极限距离下进行战斗射击。

  这次战斗射击考核不仅在距离上有所增加,还选用了之前没有打过的弹种。而弹种的变化意味着初速度、弹道都要随之变化,最重要的是操作方法流程的变化。

  许庆华说,弹种变了,但打胜仗的初心没有变,这是炮长最基本的素养。

  一

  时间回到2017年4月,许庆华满怀憧憬和信心走上了新岗位,但他不知道的是,虽说新岗位在外人看来仅是两代装备的变化,但新老两代主战坦克的迭代对于一名炮手来说,所需要应对的变化却是翻天覆地的。

  与大家初次见面,免不了自我介绍。许庆华话语不多,却自信满满,弦外之音自己是一名某型坦克的优秀射手,射击成绩从来都没低于良好。话音刚落,台下一阵轻轻的笑声让他瞬时清醒,他从大家的眼神里看出了对老式坦克的不以为然。

  “不都是坦克吗?能有多大区别!”带着好奇,他在连长的引导下来到了“新战友”的身边。

  “许庆华,从今天起,你就是23号坦克的炮长了,你们认识一下吧!”连长的话简洁幽默。高大、威武的新式坦克让这个年轻人一见倾心,他来回抚摸着“新伙伴”,眼中满是向往。钻进炮塔室后,他的目光却凝滞了,密密麻麻的按键、高度信息化的系统,让他一时手足无措。这一下,他明白了战友们笑声的含义,他那颗骄傲的心好像突然被什么撞击了一下。

  虽说新式坦克的自动操作方式相比老式坦克更加便捷,但文化水平并不高的许庆华却很难上手,种种专业术语学起来非常吃力。由于操作精度更高,对炮长的击发控制能力也要求更高,力不从心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  老式坦克的手动操作模式在如今快节奏的战场上已经显得捉襟见肘,就像许庆华现在的境地一样。虽说编制体制调整,但他所在的连队保留了大部分原班人马,面对技术、能力、经验都很成熟的他们,许庆华成为了连队的后进者。巨大的落差让许庆华苦恼不已,而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一种方式:前进!

  前进,说来简单,却步步维艰。一本本地啃书籍教材,一次次地刻苦实车训练,一遍遍地打磨操作流程,他加速向前奔跑,期待着早日能与他人并肩同行。

  理想很美丽,现实却很骨感。第一次教练射击实弹考核,到了实弹考核场,紧张的他大脑突然一片空白,能想起的都是老式坦克的操作方法。5分钟过去了,他连最基本的火控系统都没有打开。

  “2号车是否战斗准备完毕?”指挥台一遍遍急促地呼叫着,许庆华汗如雨下,却怎么也找不到火控系统无法启动的原因。好在连队火炮技师及时解围,原来是热保护开关跳闸没被发现。考核重新开始,两个炮目标上靶1发,机枪目标未中,最终成绩不及格。

  考核完毕,许庆华拖着沉重的身子爬出炮塔,眼神落寞,心中怅然。曾经努力的奔跑仿佛成了原地打转,目标变得飘忽不定。下士最后一年,如果就此转身,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……

  二

  可以被打败,但不能当逃兵,是战士就该永远向着胜利冲锋!经历过几个不眠之夜之后,许庆华在心里坚定地对自己说。

  那年12月,许庆华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士。东北的1月风寒如刀,仿佛空气都要被冰雪凝固。然而,23号坦克里几乎每天休息时间都能看到一个忙碌的身影,从枪炮构造到信息系统,许庆华转来转去,满是茧子和油污的双手冻得通红,摘下帽子时能看到头顶散发着白色的热气。

  每一次的训练开始前,许庆华都细心地将训练所需要的器材一一整理摆放好,训练结束后再将所有装备器材擦拭保养后归位。23号车就像他最好的战友一样,在他的呵护下日益光亮,在换季保养时还被作为标准车供全营车组参观学习。

  慢慢的,当初笑话过他的战友都暗暗向他投来敬佩的目光,有些问题也开始与他一起讨论、研究。

  火炮技师王晓东服役期满,需要有一人负责此项工作。其实,连队的另外一名炮长入伍以来学习的就是该型装备,专业技术强,组织能力过硬,本是技师的不二人选,但王晓东偏偏看中了许庆华那股乐于钻研、敢于冲锋的劲头,把他推荐给党支部作为备选人员之一。

  从那以后,23号车上的身影变成了两个。面对勤学好问的许庆华抛出的种种问题,王晓东毫无保留地把多年火炮技师的经验教授给他。

  旅里即将组织千人百项比武竞赛,许庆华主动请缨参加向高射机枪弹链装弹这个项目。规则是将60发的弹链从高射机枪弹盒中取出装弹,装好后再将弹链放回弹盒中扣好盒盖。如同其他竞赛类项目一样,装弹的操作并不算复杂,但要做到快速、准确,却要付出相当大的努力。

  报名到比赛的时间只有一个月,在这个期间,许庆华要完成日常的训练工作,用于备赛练习的时间只能自己一点一点挤出来。

  冲锋路上没有坦途,停下就意味着落后。许庆华装弹的时间从3分钟、2分半一直练到了2分钟,这个成绩已经可以在旅里取得比较好的名次了,但他依然没有停步,只为那几秒钟的突破……

  1分49秒,成绩定格。许庆华以领先第二名近20秒的优势赢得了冠军。

  这一次,站在领奖台上的他已经走出了迷茫,目光愈发坚定。新式坦克火炮技师许庆华,再一次成为了优秀的代名词。前进的方向已然清晰,他正向着下一个目标发起冲锋。

  三

  2019年6月,一场实弹射击演习在科尔沁草原展开。进攻战斗发起后不久,负责接近敌方前沿阵地的车辆突然传来了紧急的呼叫声。

  “我是野狼2号,我车炮塔水平向失灵,重启系统后仍无法正常射击,请求支援!”炮长已满头大汗,多次尝试未果后选择向许庆华所在的连指挥车求助。

  “野狼2号,不要慌张,注意隐蔽。你车火控系统是否按照规程进行操作?”许庆华不断在脑海中思考着种种可能性。

  “是!”

  “火控开启后是否存在异样情况?”这是许庆华抛出的第二个问题。

  “炮塔电机有轻微焦糊味!”

  焦糊味!许庆华心里基本已经有了答案。

  “野狼2号,你车炮塔固定器解脱未完全,炮长重新检查炮塔固定器!”许庆华笃定地说。

  短暂的静默过后,电台那边响起了令人振奋的声音。

  “我是野狼2号,经检查故障判定为炮塔固定器解脱未完全,现已排除,请求发起冲击!”

  “冲击,执行!”连长下达命令后朝着旁边的许庆华竖起了大拇指。

  这次对话前后一共30秒左右,许庆华只询问了两个问题,用一句话就引导炮长排除了故障。这是许庆华第一次以技师身份参加实弹演习,演习过程中他多次指导炮长排除故障,是连队顺利完成任务并取得好成绩的关键一环。

  演习结束,许庆华对于整个过程似乎并不满意,他召集炮长们对演习中存在的失误进行复盘剖析,并利用休息时间对所有车辆的火控系统重新进行检修,保持装备良好的技战术状态。几年的历练下来,他养成了精益求精的习惯,对任何细节都不放过。

  通过总结以往演习数据,许庆华还发现,采用传统的并列机枪校枪法对远距离目标射击时,命中率降低、弹着点散布增大,命中率低于敌方同距离的反坦克火器,对我方威胁较大;若使用火炮打击,则造成火力浪费。在实践中,他还发现使用“远距离校枪法”命中率会大大提高。

  “坦克并列机枪远距离校枪法”是他这段时间正带领连队射击骨干进行的研究攻关,这套方法由他提议,并得到了所在营领导的大力支持,现已取得阶段性成果。如果能够取得成功,将有效提升火力打击效率,避免弹药浪费,能实现训练效益的最大化,对实战意义重大。

  如今,那个曾经对新式坦克一窍不通的许庆华在岗位中练成了炮长、车长、驾驶员三大专业通吃的多面手,成长为连队的顶梁柱。在许庆华心中,自己就像炮膛中射出的最炽热的那枚炮弹,只要执著地瞄准目标,忍受住一次次的阵痛,时刻保持冲锋的姿态,就一定能留下最美丽的弹道。

  向 勇 陈俊希 【编辑:田博群】

  • 热点文章
  • 24小时
  • 7天
  • 30天